走出原生家庭阴影,拒绝多米诺骨牌效应

国内最专业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平台

平时在家吃饭,你对菜品有什么讲究?

我那位,很强调“鲜”,不加鸡精,就是讲究食材本身的新鲜。菱角、茭白、春笋、毛豆……她能分辨得出是刚挖(摘)来的,还是放置一段时间再加工的。

而我是无“肉 ”不欢,“无”肉不欢。

你说什么,鲜不鲜?鲜是什么意思?

口味的差异,和当年家里的经济条件有关。

我小时候家里穷,父亲一人挣钱家里七个人花。穷到我读初中的时候还遗憾:如果过中秋节时月饼可以吃个够,多好。

所以,哪还管食物鲜什么鲜,管饱就行。我至今对膨化食品兴趣不大,也是这个原因。

我那位就不一样了。虽然不是大户人家出身,但父母特能吃苦、点子多,从小没饿着。家里的糖能吃到出虫子,在上个世纪70、80年代,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。

从小家境不一样,不仅可能造成口味上的偏差,也会影响性格、甚至价值观。

走出原生家庭阴影,拒绝多米诺骨牌效应

走出原生家庭阴影,拒绝多米诺骨牌效应

我那位,父母当年做过很多小生意,她工作后干了销售。她弟弟小时候读书不咋地,但心灵手巧,现在是技术高手,很吃香。

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,我和哥、姐没有一个有“大出息”,一直都是眼巴巴指着工资过生活的。我家中排行老三,自小比较叛逆,稍显另类,但不占小便宜不欺负弱者,还是随父母。

很早时候曾看到一篇文章,说贪腐官员很多是苦孩子出身,家里很穷,从小没见过什么钱,有的还经常饿肚子。上了大学算是开始见世面,可是和同学相比,内心还是很自卑。

后来,为人朴实,工作努力,领导赏识,慢慢也成了人物。

这就坏了,权力是最好的春药。

口子开了一次,就关不上了;开始别人送,后来自己要,最后彼此都有了默契。最后,钱放车库里发霉了,仍然要捞,收不住了。

五岳归来不歇气,弱水三千取不停,就像得了甲亢的人,总是感觉没吃饱。

当然,这只是腐败的一种,不是全部

有人说,苦难是一笔财富。

纯属扯淡。

只有经过认真地反省,苦难才可能是财富。如若不然,已经过去的苦难只会成为自己过不去的泥潭,最终变成将来的灾难。

灾难,是会传承的,因此才有当年黄炎培对毛泽东提出关于“历史周期率”的历史之问。

1945年7月4日下午,毛泽东专门邀请黄炎培等人到他家里做客。整整长谈了一个下午。毛泽东问黄炎培,来延安考察了几天有什么感想?黄炎培坦率地说:“我生60多年,耳闻的不说,所亲眼看到的,真所谓‘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’。一人、一家、一团体、一地方乃至一国,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。大凡初时聚精会神,没有一事不用心,没有一人不卖力,也许那时艰难困苦,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。继而环境渐渐好转了,精神也渐渐放下了。有的因为历时长久,自然地惰性发作,由少数演为多数,到风气养成,虽有大力,无法扭转,并且无法补救。也有因为区域一步步扩大了,它的扩大,有的出于自然发展;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,强求发展,到干部人才渐渐竭蹶,艰于应付的时候,有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,控制力不免薄弱了。一部历史,‘政怠宦成’的也有,‘人亡政息’的也有,‘求荣取辱’的也有。总之,没有能跳出这个周期率。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,我略略了解的,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,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。”黄炎培这一席耿耿诤言,掷地有声。毛泽东高兴地答道:“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,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。这条新路,就是民主。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,政府才不敢松懈;只有人人起来负责,才不会人亡政息。”——文字及图片来自网络

民族如此,家族往往也是这样。

“长大后,我就成了你”,这不一定是好事,也可能是悲剧。

有个孩子,痛恨父亲对自己的无理打骂,他不明白,父亲为什么脾气这么暴躁。

有一次,父亲带他回了趟农村老家,他第一次见到了爷爷。

见到他爷爷的那一刻,他理解了父亲。

爷爷训儿子的样子,与他父亲一模一样。

就如《小孩不坏》中那位临终忏悔的父亲所言,小时候总是被父亲打,自己有了儿子后不懂怎么带孩子,也只知道打。

太多的人,总是在反对对方的同时复制对方,不知不觉成为自己曾经憎恶的人。

豆瓣上曾有一个名为“父母皆祸害”的网络讨论小组,拥有10万多成员。后来因为影响太大,有人说解散了,也有人说只是转入隐蔽状态,不轻易接纳陌生人进入 。

这个小组,主要的讨论内容就是80后子女形容自己50后的父母对自己的压迫甚至摧残。里面的故事,用“催人泪下”形容已经远远不够。

后来,网络上开始流行“原生家庭”这个概念。

很多人,将自己生活、性格、心理的不如意归因到原生家庭。“阴影”,成了“原生家庭”的最佳搭配。

一个本来中性的社会学概念,后来简直成了一个控诉的信号。

我非常理解“父母皆祸害”,也完全明了原生家庭对一个人可能持续终生的影响,无论是积极还是消极。

只说一例:当年,读高中时,我曾很多次想用菜刀杀了母亲,然后自杀。

因为有这样的经历,每当网上传出学生自杀或杀人的消息,看到有老师轻描淡写地评论:“现在的孩子心理素质太差了。”我总是十分愤怒,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孩子的痛苦,完全没有一个老师应有的对生命的尊重。

幸运的是,我走出来了,靠着阅读,靠着思考,靠着信念。大学毕业后,和母亲的关系也得到彻底的修复。

我没有成为自己曾经憎恶的人,没有成为多米诺骨牌中的一块,在被前一块压倒的同时,也毫不费力、毫不犹豫地压倒下一块。

但是,有太多的人,被“周期率”困住,被“恶性循环”绑架,没有能够走出来。

自己还是孩子时,他们痛恨老师上课拖堂、作业太多;他们抱怨父母不尊重自己、不理解自己。

后来,他们也当了老师、做了父母,他们突然“理解”了师长们的不易,“忘记”了自己当年的痛苦。

他们比当年的老师布置更多的作业,还要求家长配合自己督导孩子的学习;他们同样把孩子送去各种培训班,也同样对孩子说:“你以后会理解爸妈的。”

甚至孩子被逼得跳楼了,许多人依然很无辜很茫然:“我这都是为孩子好啊,他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”“别人都能忍受,为什么他就不行?”

也有完全相反的,我说的是做父母。

从小家教严厉,见到父母就紧张。自己有了孩子,说话都是细声细语,孩子的要求,有条件就满足,条件不行创造条件也要满足。任何情况下,都把孩子放在第一位。

“我绝不让孩子再吃我当年吃过的那些苦!”

“我就是要让孩子有一个无拘无束的童年!”

这是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,但他们没有想过什么是吃苦,什么是磨炼;也不去分辨勇敢和霸道、自信与任性的区别……

爱是害,说的就是他们。

他们中,有你吗?

不要紧张哈,有你也没啥。

这不是傻,更不是坏,只是没有从原生家庭的阴影里走出来。无原则地宠爱孩子,很大程度上是宠爱内心深处那个没办法长大的自己。

我想为有需要的朋友做点事,用一种温和又理性的方式帮助他消除痛苦,走出阴影,能够在众人面前展现出轻松又自信的笑容。对孩子,既能无条件地接纳,又能有原则地陪伴。

但是,有太多的人,被“周期率”困住,被“恶性循环”绑架,没有能够走出来。

自己还是孩子时,他们痛恨老师上课拖堂、作业太多;他们抱怨父母不尊重自己、不理解自己。

后来,他们也当了老师、做了父母,他们突然“理解”了师长们的不易,“忘记”了自己当年的痛苦。

他们比当年的老师布置更多的作业,还要求家长配合自己督导孩子的学习;他们同样把孩子送去各种培训班,也同样对孩子说:“你以后会理解爸妈的。”

甚至孩子被逼得跳楼了,许多人依然很无辜很茫然:“我这都是为孩子好啊,他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”“别人都能忍受,为什么他就不行?”

也有完全相反的,我说的是做父母。

从小家教严厉,见到父母就紧张。自己有了孩子,说话都是细声细语,孩子的要求,有条件就满足,条件不行创造条件也要满足。任何情况下,都把孩子放在第一位。

“我绝不让孩子再吃我当年吃过的那些苦!”

“我就是要让孩子有一个无拘无束的童年!”

这是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,但他们没有想过什么是吃苦,什么是磨炼;也不去分辨勇敢和霸道、自信与任性的区别……

爱是害,说的就是他们。

他们中,有你吗?

不要紧张哈,有你也没啥。

这不是傻,更不是坏,只是没有从原生家庭的阴影里走出来。无原则地宠爱孩子,很大程度上是宠爱内心深处那个没办法长大的自己。

我想为有需要的朋友做点事,用一种温和又理性的方式帮助他消除痛苦,走出阴影,能够在众人面前展现出轻松又自信的笑容。对孩子,既能无条件地接纳,又能有原则地陪伴。

但是,有太多的人,被“周期率”困住,被“恶性循环”绑架,没有能够走出来。

自己还是孩子时,他们痛恨老师上课拖堂、作业太多;他们抱怨父母不尊重自己、不理解自己。

后来,他们也当了老师、做了父母,他们突然“理解”了师长们的不易,“忘记”了自己当年的痛苦。

他们比当年的老师布置更多的作业,还要求家长配合自己督导孩子的学习;他们同样把孩子送去各种培训班,也同样对孩子说:“你以后会理解爸妈的。”

甚至孩子被逼得跳楼了,许多人依然很无辜很茫然:“我这都是为孩子好啊,他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”“别人都能忍受,为什么他就不行?”

也有完全相反的,我说的是做父母。

从小家教严厉,见到父母就紧张。自己有了孩子,说话都是细声细语,孩子的要求,有条件就满足,条件不行创造条件也要满足。任何情况下,都把孩子放在第一位。

“我绝不让孩子再吃我当年吃过的那些苦!”

“我就是要让孩子有一个无拘无束的童年!”

这是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,但他们没有想过什么是吃苦,什么是磨炼;也不去分辨勇敢和霸道、自信与任性的区别……

爱是害,说的就是他们。

他们中,有你吗?

不要紧张哈,有你也没啥。

这不是傻,更不是坏,只是没有从原生家庭的阴影里走出来。无原则地宠爱孩子,很大程度上是宠爱内心深处那个没办法长大的自己。

我想为有需要的朋友做点事,用一种温和又理性的方式帮助他消除痛苦,走出阴影,能够在众人面前展现出轻松又自信的笑容。对孩子,既能无条件地接纳,又能有原则地陪伴。

但是,有太多的人,被“周期率”困住,被“恶性循环”绑架,没有能够走出来。

自己还是孩子时,他们痛恨老师上课拖堂、作业太多;他们抱怨父母不尊重自己、不理解自己。

后来,他们也当了老师、做了父母,他们突然“理解”了师长们的不易,“忘记”了自己当年的痛苦。

他们比当年的老师布置更多的作业,还要求家长配合自己督导孩子的学习;他们同样把孩子送去各种培训班,也同样对孩子说:“你以后会理解爸妈的。”

甚至孩子被逼得跳楼了,许多人依然很无辜很茫然:“我这都是为孩子好啊,他怎么这么想不开呢?”“别人都能忍受,为什么他就不行?”

也有完全相反的,我说的是做父母。

从小家教严厉,见到父母就紧张。自己有了孩子,说话都是细声细语,孩子的要求,有条件就满足,条件不行创造条件也要满足。任何情况下,都把孩子放在第一位。

“我绝不让孩子再吃我当年吃过的那些苦!”

“我就是要让孩子有一个无拘无束的童年!”

这是许多年轻父母的心声,但他们没有想过什么是吃苦,什么是磨炼;也不去分辨勇敢和霸道、自信与任性的区别……

爱是害,说的就是他们。

他们中,有你吗?

不要紧张哈,有你也没啥。

这不是傻,更不是坏,只是没有从原生家庭的阴影里走出来。无原则地宠爱孩子,很大程度上是宠爱内心深处那个没办法长大的自己。

我想为有需要的朋友做点事,用一种温和又理性的方式帮助他消除痛苦,走出阴影,能够在众人面前展现出轻松又自信的笑容。对孩子,既能无条件地接纳,又能有原则地陪伴。

以上就是小编关于【走出原生家庭阴影,拒绝多米诺骨牌效应】的详细讲解,本文由小编收集于网络整理而成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果你想参加家庭教育指导师学习或想了解更多资讯,欢迎咨询丽莎老师,微信/电话:15067165152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国内最专业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培训平台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